November 23, 2020
From Permanent Anarchy
214 views


在過去一年,香港人為了自由與民主付上了沉重的代價。灰暗的城市中灑落了太多的熱血,有人甚至連生命也賠上了。數以百計的手足目前正在受牢獄之苦,就算我們有幸身處牢獄之外都要面對各式各樣的打壓。隨著國安法生效,警察亦無止境地搜捕示威者,抗爭前路仿似日暮途窮。但正如美國工運組織者與唱作人Joe Hill在百多年前留給我們的遺言所示:「不要花費時間哀悼,組織起來!」

其實Joe Hill只是區區一個移民工,正值壯年的他卻因為工運而捐軀。他對被剝削的工人夥伴們的關懷,以及他敢於挑戰權威、為工人權益奮鬥到最後一口氣的精神,絕對值得我們借鑒。他絕不妥協的勇武風格,令他成為政府和老闆大班們的眼中釘 。1914年,Joe Hill在猶他州被捕。警方將一項謀殺罪嫁禍給Joe Hill並旋即判處他死刑 。被槍斃之前,他向廣大工人夥伴和革命同志們傳遞簡單一句話:

「不要花費時間哀悼,組織起來!」

在今天的香港,我們也銘記我們的烈士們。2019615日,梁凌杰手足以自身性命對威權作出控訴,犧牲就義;2019919日,十五歲的陳彥霖被發現曝屍海面,死因存疑,當局卻離奇地拒絕調查案件;2019118日,剛好一年前的今天,周梓樂抵抗警察鎮壓的途中從高處墮下傷重不治。當然我們不會忘掉眾多在抗爭路上受創傷的手足們,例如是被警察殘暴地奪去右眼的印尼記者Veby Indah;又或是被近距離開槍擊中的曾志健同學。我們也不會違忘一眾為了自由民主而在獄中捱著的手足,包括被扣押於深圳、被剝奪基本人權的十二港人。

在這個象徵團圓與恩澤的季節,仿佛我們只能無力地紀念那些與親人永隔的烈士們以及關懷

一眾仍然在牢獄之中的義士們。雖然紀念烈士們的犧牲和祈求義士們的釋放都很有意義,但我們應該更深入地問自己一個問題:我們如何保證他們所承受的煎熬不會變得白費徒勞?面對連綿不絕的不公義,我們如何避免停滯於口舌上的譴責?不公義事件不會僅僅因為我們的譴責而就此被修正。

我們必須組織起來,積聚力量。就如Joe Hill所講,我們不應花費時間哀悼,反而應該把更多時間用在組織上面。以烈士與義士們之名,我們要建立起解放香港的勢力—建立起屬於人民的力量、團結所有能明辨錯對的人、達致行動與策略上的共識,堅守陣線直至我們戰勝暴政!

2020118



on Twitter


on Facebook


on Google+




Source: Permanentanarchy.noblogs.org